看收获的江湖友谊,少年转眼已十年

2019-10-24 21:12栏目:威尼斯2019娱乐官网
TAG:

小学时候看的,剧情已经记不清了,当时还缠着爸妈买了一整套的书看了好几遍,到现在那套书还装在我卧室床下的箱子里。当时那二十本书(还是十八本来着?)差不多一百块钱,真的不便宜,但是真的庆幸童年有这样好的动画陪我而不是没主旨的无脑动画片。当时新晚报还刊登过有关这部动画片的消息呢,大概意思是“有的孩子看到了勇敢与信念,有的孩子只看到了 杀死你 和 碎尸万段”还好我看到了情谊看到了勇敢看到了一小片江湖,到现在再看还是觉得蓝兔好美哈哈哈~现在上大学了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动画做的流畅不掉帧、剧情合情合理不瞎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特点,比“换个头发就换个人”的作品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感觉会被骂)大奔和干娘之间的亲情、蓝兔对虹猫的爱情(我没记错的话)、黑小虎对蓝兔的执着、牛旋风和大奔之间的友情、莎丽痛苦过后的坚强,给了当时的我很多很多启发,准备有时间再刷一遍,还有魔豆传奇也想再看一遍哈哈哈

新媒体编辑的选题有时说来就来,像极了爱情。

最近在看《虹猫蓝兔七侠传》,室友看我疯狂的样子,问我怎么不写个影评?她知道我以前很喜欢写影评的。

比如昨天,Vista魔法事务司遇到史上第一难题——

我只是,“今生已不再寻觅;逝去的容颜,叹息;冷清化一场,游过往,只剩花前痴梦”,我怕落笔之间,对这样一部几近完美的动画片,是一种亵渎。 十年了,那个眨眨眼睛会卖萌会耍帅“仿佛印当年翩若惊鸿影”的白衣少侠,那个竖起耳朵“一颦一笑摇曳了星云”了的玉蟾宫宫主;那些琴瑟和鸣的背景音乐,那江湖之上的侠义之风,那些计谋交织环环相扣的情节…都远去了,只剩叹息,叹那少年那七侠何时勇者归来,息当年的火爆情怀如今已不知情从何处起。

众人正为各自的选题一筹莫展时,Vista迪丽热巴突然提出了灵魂拷问:你们记得这样一部童年动画片吗balabala...

小时候上围棋班的时候,每赢了一盘棋,老师就会给我一把塑料剑,那时的我,只是懵懂中知晓:动画届除了蓝猫还有虹猫,除了西游记哪吒还有七侠。我会拿着剑向爸爸炫耀,长虹剑在手挥一挥,就以为能使出“长虹贯日”,集齐七剑,就以为能召唤麒麟。想起来,2006年,我三年级,原来一个女孩心中也藏着一个武侠梦。

大家一听立刻来了兴趣,借着弄清楚那部动画到底叫什么的幌子,开启了疯狂摸鱼模式。

虹七以后,好像就没有关注其他系列了。初中时趁爸爸妈妈不在,偷偷借他们的电脑看动画片,打开虹猫蓝兔系列,后面已跟着一大串名字。那时的我,已看得懂虹猫蓝兔之间那暗生的情愫,只是好像不怎么喜欢画重了眼线的白衣少侠,也总觉得一直在受伤的蓝兔好像少了点什么。还好,虹剑中,情节还算有所创新。记忆很深刻的是,那时电视上在重播虹七,我还会在吃饭前,爸爸妈妈的万般催促下,看完那集大奔和牛旋风之间的“真情赌局”,单单这部动画片仿佛就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吸引我的目光。

群里热闹了大半天,还是没人找到正确的答案,反倒是那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片名,突然唤起了我十多年前看动画片的记忆。

大学的时候再重温七剑合璧,虹猫蓝兔一下子就变成了童年的回忆,其实我们也不大呀,和剧中虹猫蓝兔的年龄也大不了几岁嘛。现在再看,能多很多角度。当年的“停播”事件,现在想起,其实挺荒谬的,虹七开创了中国武侠动画片的先河,既有武侠,江湖之上的阴谋诡计怎会没有鲜血?怎会没有牺牲?那时正是中国动画的井喷时期,《围棋少年》《哪吒传奇》《虹猫蓝兔七侠传》这一部部优秀的动画作品横空出世,相比之下,现在的低龄动画趋势《喜羊羊》《熊出没》除了搞笑还剩下了什么呢?孩子们又学会了什么呢?

跟现在日漫占据大半江山的状况不同,95后童年时期接触的国产动画数量之多,放在现在也可以算是盛况。

虹七中,包括配音、制作的各种细节也被我慢慢挖掘出来。我发现,原来这是3D景色+2D人物的制作,景色中的立体感加上人物的现实性让作品本身就添上了色彩;原来宏梦之下的配音演员都是那么敬业,配酒醉片段之前会真的去体验醉酒的经历,会真情实感投入,让人物真正“活”过来;原来虹猫刚到玉蟾宫时,长虹剑靠的柜子上写着“仰止”,颇有深意,晴天之下真的会有影子的变化,拳脚招式也都是真人比例制作;原来,现在活跃在贴吧知乎上分析剧情人物的,正是跟我一般大的大学生,偶尔在微博上也能看到“虹猫蓝兔七侠传”的热搜,大家都在回忆,都在等待。

甚至可以说,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是国产动画的最后一个小高潮。

虹猫蓝兔系列的确出了很多部,但是虹七却收获了最多的不肯离去的粉丝们。我喜欢那一个个并不完美但慢慢都在成长的七侠,亦正亦邪的反派,也喜欢那一次次突围中的“计中计”,更喜欢那一股“相知相遇”的纯正的中国侠义风。之后的系列,那个可爱帅气的虹猫少侠好像没了表情,那个聪慧坚毅的宫主好像总是会善良过度,他们之间的感情,虽说是儿女情长才是真实,但是会为了蓝兔放弃森林大地使出“天地同寿”招式,不去解释是非的虹猫少侠的人设,长虹剑威力无敌的“主角光环”,总感觉颇为奇怪。如果说虹剑还算是虹七之后的巅峰,那么之后的系列直至虹勇,虹猫还能勇者归来吗?如此画风如此剧情还能继续虹猫蓝兔的辉煌吗?不得而知。我感慨着,宏梦的兴衰,也见证着虹猫蓝兔系列的兴衰。

那些在银河剧场、动画梦工场、大风车播出的动画片在当时看来平平无奇,但是多年以后想起来,却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但愿,我们心里的虹猫,还是那个孩子模样,过的有滋有味活的神采飞扬的少侠;我们心里的蓝兔,还是那个慢慢会依赖着七剑之首撒娇,但是当她心里的人儿不在时,会拿出宫主的魄力和智慧,拯救七剑的宫主;我们心里的七侠,还是那七个各有优缺点却永远胸怀天下、坚定信念的侠客。

就拿《虹猫蓝兔七侠传》来说,它的主角虽然是一群动物,但讲述的却是一个完完全全人类式的武侠故事。

经典之作,经过时间沉淀,还是会散发着光芒;优秀之人,经过岁月打磨,依然充满魅力。就像,少年转眼已十年,却还是保持那份初心。

这个故事的主线剧情很简单——

你什么时候看它,它便是你的什么。

魔教教主黑心虎为了称霸武林,想得到灵兽麒麟的热血增强内力,因此放火烧山,荼毒生灵。要打败它就必须集齐七剑,但当年大败黑心虎后,除虹猫父亲之外的其他六剑早已分散隐居,去向不明。虹猫父亲寡不敌众,不幸牺牲。虹猫谨遵父亲遗命,肩负重任,下山寻找其他六剑传人,经历各种磨难,最后打败了黑心虎。

图片 1

很多人之所以忘不了这个故事,是因为它展现的是不同于很多动画片的宏大世界,是武林与江湖,是拯救世界的大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豆豆开花的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间,有兄弟情,主仆情,甚至还有爱情。

它所塑造的不是单纯扁平化的角色,而是和真实世界的人一样有血有肉。

比如七剑之一的奔雷剑传人大奔,鲁莽,头脑简单,还嗜酒嗜赌。

黑心虎的儿子黑小虎,喜欢冰魄剑传人蓝兔,虽然是魔教的人,却从来不趁人之危,甚至愿意为了蓝兔放弃自己的少主身份。

反派牛旋风虽然好大喜功,但为人仗义真诚,最终为了救兄弟大奔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这部动画的另一个神奇之处在于,在片头文学顾问一栏下,赫然写着余华的名字——对,就是写《活着》的余华。

除了《虹猫蓝兔七侠传》之外,余华还担任了《神厨小福贵》和《奇奇颗颗历险记》的文学顾问。

余华擅长写实,他的加入无疑给这几部动画增添了更多的现实意味。

《神厨小福贵》将故事设定在了清末。小福贵为救身陷囹圄的爷爷, 几经周折进宫当了一名御厨。经过一段冒险的旅途后,他最终救出了爷爷,并成功把洪家菜的风格发扬光大。

但这部动画的大背景实际上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悲剧:晚清时期,社会动荡不安,光绪是傀儡皇帝,慈禧太后掌权,袁世凯密谋夺权。

很难想象当时的我们每天接触的是这样内涵深刻的动画片。

另一部《奇奇颗颗历险记》,堪称中国版丑小鸭,讲述了慈母龙颗颗带着意外捡到的霸王龙奇奇找妈妈的故事。

这样一个讲述姐弟亲情的故事,却涉及了家庭教育,种族对立等复杂的主题。

反观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像当年《中华小子》、《奥林匹斯星传》那样即使成年之后再看也不觉得幼稚的作品,越来越少了。

现在的孩子们,看动画的渠道越来越多,但真正值得一遍一遍追的却越来越少。大多数热播的动画,已经明显显示出低幼的特点。

有人把这种现象当作动画分级制度的一种进步

但是,这种无形的分级制度依据是什么?现在这些看着一群羊和两只熊的孩子,难道真的看不懂当年的《洛洛历险记》、《电击小子》吗?

这让我想到了前段时间微博上一次对于“儿童该看什么故事”的争论。

微博网友@轻成一只飞燕发表了自己对童话故事《海的女儿》的一些负面看法。

在她看来,这个故事“完全不讲逻辑,矮化海洋女性物种,跪舔人类男性”。

这一言论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讨论。

部分网友认为,博主是典型的用成人思维解读写给孩子的故事,小孩子看故事的时候根本不可能会想这么深,不需要这样矫枉过正。

也确实有网友和博主持同样想法,认为安徒生童话内涵过于深刻,并不适合儿童阅读。

可是我们回想一下,有多少孩子不是在小红帽,白雪公主,睡美人的故事里成长起来的?

就像当年那一批90后、95后看《围棋少年》,想和江流儿一样成为围棋高手;看《小宋当家》,偷偷暗恋着会做饼的小宋;看《大英雄》狄青想要练武闯荡江湖。

这些幻想,最终也只是变成我们懂事过程中的一段有趣的记忆而已。

不可否认,也有孩子因为不加引导和纠正的幻想,而模仿出了危险的行为,比如曾经让家长们痛批动画片的“熊孩子模仿灰太狼烤羊”事件。

但这样的例子是少见而且极端的个例。就像网友说的,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动画片身上并不是理智的做法。

可是在一些家长们的认知中,孩子看动画片出了事,这部动画就不应该继续出现在孩子眼前。

就像当年《虹猫蓝兔七侠传》几乎被视为“洪水猛兽。”

它在豆瓣上的首播分数一度低到3分,但是给它打低分的,不是作为观众的孩子,而是这些孩子的父母。

理由就是,剧情太过暴力血腥,各种杀人放火,阴谋诡计,容易对孩子造成不良诱导。

后来,还有人向广电总局举报了这部动画,最终,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它被以暴力血腥的理由紧急下架。

但看过这部动画的孩子们,长大后回想当初看片时的心情,感受到的又是什么?是暴力吗?是血腥吗?都不是。

当时感受到的,更多的是侠骨柔情,古道热肠。这让家长当时的如临大敌,显得有些过于神经紧张了。

而这紧绷的神经,在整个社会如今的“与而焦虑”中并没有放松一点。

或许这种市场需求的变化,一定程度上能反映为什么现在最受欢迎的动画片是这样的。

现在的热门动画,的的确确是在往家长们满意的方向发展了。

比如“社会人”都爱看的《小猪佩奇》,画风劝退成人的《汪汪队立大功》,等等。

不知不觉,萌宠似乎就占领了儿童动画的大半江山。也许在家长眼里,这些动画可爱、轻松就够了,是“安全”的。

这些的确是很优秀的动画。

《小猪佩奇》能让孩子们明确最基本的家庭观念,《汪汪队立大功》教给孩子勇敢和安全知识。

但市场选择的过于单一和谨慎,也一定程度上让孩子们少了一些通过动画去窥探真实世界的渠道。

动画片幼稚本来也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不希望所有的孩子只能生活在被小心翼翼地圈出来的世界。

生活的道理从来就不是通过刻板说教就能学会的,而现在的孩子,也远非大人们想象中的这么容易误入歧途。

他们需要动画片的温柔抚摸,但或许也应该通过动画片,去摸一摸这个真实的世界。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2019娱乐官网-下载威尼斯app注册-威尼斯彩票官网发布于威尼斯2019娱乐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看收获的江湖友谊,少年转眼已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