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韩国恐怖片,酸葡萄心理说韩国电影

2019-10-28 09:08栏目:首页
TAG:

​2015韩国恐怖片《黑司祭们》,豆瓣评分6.6。

虽然讨厌韩国,但韩国的电影作为后起之秀已经比中国前进了起码20年。
可以看出韩国也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电影产业链了,不管是这个,还是前段时间的雪国列车和恐怖直播,都有鲜明的主题,不断出现的小高潮还有让人愤怒以及感动的点。
雪国列车因为是合拍片所以这里暂时只比较恐怖直播。
恐怖直播里面人物出现很少,但丝毫不影响整部戏的高潮迭起和情节的丝丝入扣。
而这部戏,人物却出奇的多,出现了那么多的配角,但他们都没有变成布景,而是充当了每一个小高潮的关键点。
而能达到这些必不可少的有三点

作为诞生最早类型电影,恐怖片凭藉着人类恐惧情结和恐怖心理的先天性,不仅被赋予了最广泛的受众,也因此成为了最具活力的类型电影之一。黑暗恐惧、科技恐慌、精神异常、肉欲迷失抑或宗教信仰,这些恐怖片元素无一不直指人心。恐怖电影之所以能保持长青,便是源自世人潜意识中对邪恶事物既惊恐又向往的矛盾性。

再次钦佩于韩国电影取材的丰富和大胆,恶灵附体的天主教基督教题材的恐怖片历来是欧美国家的专利,亚洲电影极少见有这样的题材,本片则是韩国电影的创新之作。不过拍得还很不成熟,和好莱坞经典的恶灵恐怖片无法相提并论。因为有大量的欧美恶灵恐怖片在先,所以本片没能带来什么新意,真所谓“见怪不怪”了。

  1. 编剧的功力(要把那么多人安排在戏里却丝毫不觉得乱)
  2. 演员的演技(恐怖直播里就是河正宇一个人撑起了一场戏)
  3. 特技效果 (中国的特技效果我就不想说什么,自行百度富春山居图的乌龙)

九十年代以降,恐怖类型片的内容和题材日趋繁杂。至新千年后,网络黑洞、媒体暴力、恐怖主义以及金融海啸等新形式的恐怖元素逐步登上了历史潮流,代替了被玩坏了的狼人与吸血鬼。但是像灵异、变态杀人狂或者基因变异等老牌恐怖元素仍然生生不息,而且目前的趋势是在淡化早期恐怖电影所寄托的精神内核的同时,提升观影的猎奇效果、增加观感体验。

本片的故事很简单,没什么波折,也没什么悬念,剧本是短板,前一小时是节奏平缓、拖沓冗长的剧情戏,后四十分钟才进入一个完整的驱魔过程,驱魔过程时间倒是蛮长的。

这就说明韩国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电影流水线,说简单一点就是如果拍电影是一个工厂作业,韩国已经有了模型,拍电影的时候只要把每一步都填充进去就可以了。就像好莱坞和宝莱坞一样,作为日饭甚至我必须承认在商业片上韩国已经举大旗超过日本站上了东亚的顶峰。

带来这股恐怖新浪潮的,正是以温子仁和伊莱·罗斯为代表的「嗜血帮」(The Splat Pack)。

本片结尾的街头撞车戏很精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亚于好莱坞动作大片,短短十多秒钟,撞车戏剪辑得血脉贲张,紧张激烈。

让我们来看看韩国电影的发展轨迹,韩国是纯爱起家,拍纯爱已经拍到炉火纯青什么戏码都用到极致让人一想到纯爱就能第一个想到韩国。
然后韩国电影人不玩了,拍纯爱已经没什么好拍的了,于是他们开始拍恐怖片,只要是个稍微看点恐怖片的人就知道,韩国恐怖电影发展之快,以平均一个月3部的速度追上了日本泰国,一起并列为亚洲恐怖片大国。
现在恐怖片也牛逼了,那该搞点主业了,那就是商业大片。拍点纯爱片文艺片撑死也就拿个阿富汗电影节或者伊朗电影节这种奖,韩国人知道想让电影国际化就必须像好莱坞看齐,好莱坞特产是什么?那就是玩命砸钱拍出来的商业片。
于是最近大家就看到一部又一部的合拍片,话题片,各种题材各种类型,韩国人都在尝试,也许我们看到的那几部只是从几十上百部韩国没有大肆宣传的试验品中脱颖而出来的幸存者,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中国在电影数量占优的情况下一年也才能勉强走出一,两部。在赤裸裸的差距面前,作为一个讨厌韩国人的大中国人,看着每个月都出现在电影院的劣质恐怖片和小成本卖肉片,真是有种古时候爱国忠义英勇赴义前的苍凉感。
说了这么多,只是单纯感叹最近大家推荐的,或者给我印象深刻的电影除了欧美片就是韩国片的无奈。
中国电影什么时候才能够对得起这泱泱大国的称号。

图片 1

因为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的不同,所以即便是本片在韩国电影中标新立异,但很难在文化差异巨大的亚洲观众群体中引发共鸣,也就是看个热闹罢了。

在灵异文化盛行的亚洲,擅长于鬼魂事件中糅入母爱亲情。作为马来西亚籍华裔,温子仁自然深谙如何把握灵异题材之道。种族的差别令他的恐怖观迥异于伊莱·罗斯等人对血浆和肢解的恶趣味,而是更喜爱在悬念迭生中一步步制造心理惊恐。

图片 2

《招魂》是温子仁继《电锯惊魂》系列和《潜伏》之后又一部备受好评的作品,也堪称是新千年灵异类恐怖电影的代表作之一。

​​​

总体观感而言,《招魂》有一定的局限性,故事无非是《驱魔人》的翻版,而「驱魔」加「古宅」的老套元素亦一应俱全。同时,影片好几处有明显的致敬痕迹,布景、服饰、画面质感也展现出七八十年代的复古风。在这样的处理手法下,要说《招魂》有多么吓人倒还真不至于,然而在温子仁满满的诚意下,全片的质量应属相当不俗。

图片 3

个人觉得温导令人欣赏的地方有二——

其一:从日常的行为中堆叠气氛。有个心理学名词叫做「孤岛心理」,意为人们会在信任渐失的现实中逐步孤立、脱离集体。运用到恐怖片中,便是日常生活中最熟悉、最亲切的事物往往会成为被恶灵附身的东西,比如各种玩偶,本片伊始的「安娜贝尔娃娃」即是典型的例子,之后出现的八音盒也同为此理。

不仅是物件,温子仁在营造恐怖气氛时还擅长从很普通的行为入手。最显见的例子就是佩伦一家搬入宅子后姐妹之间以及母亲与小女儿之间玩的几场捉迷藏,通过游戏的关键动作「拍手」慢慢带出了藏在衣柜里的异灵。此后,三女儿睡着时脚部被拖拽、四女儿的多次梦游、母亲身上不断出现的淤青更是加剧了宅子里的阴森诡异。直到恶魔现身衣柜上方,一家人的心理防线终告崩溃。

图片 4

其二:在传统的基础上玩出个性。以「驱魔」为例,温子仁镜头下的驱魔并非单纯的驱魔,更有为人解惑的过程。传统的驱魔电影,基本不解释恶灵的由来,而温子仁却在驱魔过程中加入了恶灵附身的来龙去脉,再联系到本片原本就改编自真实事件,从而在提升了故事可信度的同时,使恐怖效果也得以倍增。

更值得一提的是,《招魂》中的驱魔过程也远非传统的十字架加圣水那么敷衍了事。摄像、录音、监听等现代化设备一齐上阵;沃伦夫妇在驱魔之前需要请示当地的神父,甚至还要得到梵蒂冈教廷的批准。这些都在无形之中丰富了灵异类恐怖片的科学性(你也可以认为是伪科学性)、趣味性和可看性。

当然,佩伦一家战胜恶灵的契机仍是「母爱亲情」,佩伦夫人用对丈夫以及五个女儿的爱赶走了附身的魔鬼,虽然显得老套,可也能自圆其说。说到底,恐惧和爱都源自人心。便如片尾引用的艾德·沃伦说的那句话:「邪恶的力量非常强大,至今犹是。这个故事是真实的,恶魔和上帝确实存在。对我们凡人而言,我们的命运取决于选择站在哪一边。」

图片 5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卡斯蒂亚公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2019娱乐官网-下载威尼斯app注册-威尼斯彩票官网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2015韩国恐怖片,酸葡萄心理说韩国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