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陵高校劫案,用艺术当子弹来祭拜

2019-09-05 00:46栏目:首页
TAG:

这个档期最让人期待的三部国产电影就是《黄金大劫案》《匹夫》和《杀生》,而《大劫案》绝对是其中呼声最高的,“疯狂”系列和被毙的《无人区》铺垫在前,宁浩的影响力绝对是超过杨树鹏和管虎的。其实我只是在影片上映前夕看了一遍预告片,对于电影的所有资讯都是未知的,但是根据预告片所传递的内容,我还是以为宁浩这次是要“疯狂”一把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人区》的被毙刺激到了宁浩,这次的转型明显力不从心,整个戏都没放开,一个字形容那就是“赶”,急匆匆的讲完这个故事让很多段落过度都很牵强,导致结尾也缺少张力。很多观众看完电影的第一反应都说看到了《让子弹飞》的影子,我倒觉得没有这个可比性,虽然同样都是玩的插科打诨,但是《让子弹飞》走的是爷们的匪气路线,《大劫案》的气质就是小东北的“街溜子”风格,一个是大气,一个是小家子气,怎么看都不像。
电影前半段节奏紧凑,一些细节的纰漏观众都没有时间去寻思,可是后半段节奏放慢以后,很多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从芳蝶拿到黄金开始,整个故事就开始没有吸引力了,除了开头范伟的出场和小东北扮耶稣的一段有笑果以外,整个故事完全是一部正剧,塞了很多元素的正剧。首先“大劫案”没有张力,乒呤乓啷动静挺大,就是挠不到观众的G点,再说爱情戏,完全没有说服力,感情铺垫不够多就别指望最后观众能让一支破玫瑰感动。这出戏的结局不论落到那个点上,都不够能说服我,上升到国家大义,匹夫有责上吧,感觉儿戏了点,这故事基调本身就感觉吊儿郎当的,降到儿女私情上呢,我看的也挺出戏,俩人的生死离别硬生生冒出一股子山寨味。这最后死的死,伤的伤,我就瞬间看尴尬了,脑子里瞬间冒出一句“这是咋整的啊!”。
《黄金大劫案》其实要比“疯狂”系列精致太多了,虽然不玩多线交叉,但人物、元素满满当当像一大锅疙瘩汤,混混穷屌丝,痴情白富美,神秘剧组,凶狠日军,但是每个人物都特点不明显,背景含糊,两笔带过,导演在这玩点到即止这不明显找骂呢不是。以往宁浩的电影不管是台词还是情节都能找出一些可以玩味的东西,说不准就成流行趋势了。《疯狂的石头》连黄渤这个小小配角都捧红了,是因为他有特点,而这次雷佳音饰演的小东北,乍一看是一个挺讨喜的角色,但他不像黄渤的青岛腔因为土而引发了笑果,就是这一口东北腔讲的太顺溜,反而降低了这个角色的真实度。
其实这部电影最大的卖点和最大的亮点都是宁浩,看那一水的预告宣传海报就知道了,跟电影半毛钱关系没有,这故事换到别的导演身上估计也不会有这等轰动效应,像前阵子的《双城计中计》,我觉得这两部片子放在一块比才合适,但个人觉得《双城计中计》明显要好看的多,但是豆瓣评分才只有6.5,网友评价大部分为山寨、抄袭国外电影,可是《大劫案》呢,众人也都说这是中国版的《无耻混蛋》,可是豆瓣评分却高达7.2。其实《无人区》宁浩已经在尝试转型了,只不过我们都还看不到而已,跟《无人区》的“硬”相比,这部《大劫案》所透露出来的人文情怀多少有点不像宁浩的风格,他一向是把这些大喜大悲融合在荒诞戏谑里,所以之前听人说看《大劫案》看哭了我感到很诧异。所以我越来越猜测并相信《黄金大劫案》是《无人区》被毙后宁浩的一个无奈之举。当然,宁浩的这次转型虽然不是很成功,但是依旧有很多观众捧场并打出五星高分,我也还是会期待着宁浩的下一部新片,因为这是一个值得让观众信任和追随的导演。

文/公元1874

文/牧云

去年我曾经给杂志写过一篇专栏,主题是中国的电影导演。其中我列举了几个导演名气比一般明星要大的,除了冯小刚、张艺谋和陈凯歌这三位之外,恐怕就是宁浩。他是中国第四个票房过亿的导演,也是只有两部广为人知的作品就已经名声响当当的导演,即便《无人区》一直难产,也没有妨碍大家打出8.5分(满分10分)的的期待值。那40000多名点了“想看”的观众,高居华语未公映电影的首位。如此情形,都代表着宁浩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

这是一部被逼出来的电影。这是一个被枪毙了之后灵魂出窍的典型例子,这是一次用艺术当子弹的反击战。这就是宁浩的《黄金大劫案》。这部电影的灵魂理念便是祭奠。那些年,我们跟着宁浩一起疯狂了两把,前些年,我们对着宁浩期待着他的《无人区》,这些年,我们看着宁浩带来了这部《黄金大劫案》。《黄金大劫案》是宁浩祭奠《无人区》的。

所以《黄金大劫案》从一开始,就是一道宁浩的“劫”。所有人把宁浩这三年多以来的被迫缺席,以及两部疯狂系列所延续下来的印象,转化为一种期待。而这种期待,再在这几个月里宣传方不停的狂轰滥炸“宁浩”这个标签,更是火上浇油。现如今,国内恐怕只有张艺谋的电影,才会在上映前的宣传重点是导演而非演员和电影本身。而就连张艺谋,也没有试过把自己的头像毫不相干的放在自己的电影海报里,而且海报推出一款又一款。

影片《黄金大劫案》告诉观众,《无人区》绝对是一朵美不胜收的玫瑰花,只可惜中弹了,但宁浩还是想表达她(《无人区》)就是开的很鲜艳滋润,在宁浩心里,她美的惊艳,美的凄惨,于是宁浩用《黄金大劫案》来祭奠她,并且开始用艺术复仇。宁浩把角色定位的极其清晰明了,一看便知,小日本代表着射杀她的罪魁祸首,小东北是宁浩自己的化身,一直在强调“爱不爱”的女孩是影片里的那躲玫瑰花,也是《无人区》的化身,那些党组织分子代表着《无人区》的制作团队,于是,传奇般用艺术当子弹来复仇的剧情上演了,看到了小东北最后用机关枪扫射的场面了吗,那叫一个痛快。

在电影宣传方有意无意的过度消耗、透支宁浩这个品牌的时候,《黄金大劫案》成了一部必须要比《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都要好,甚至要比那部绝大多数人都没看到的《无人区》要好的电影。毫无疑问,这是很难的。如果说要比《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好,恐怕宁浩还能做到;但如果要比那部因为被广电一禁再禁,让大部分人已经狂热的在豆瓣上打5星表示“我给满分的原因是因为广电”的《无人区》,《黄金大劫案》显然没有任何胜算。

宁浩想疯狂的扫射这样一个国度的电影制度是不是想疯了。

更何况,这是一部不再多线叙事、不再疯狂、不再是当代背景的电影。宁浩拍了以前他没有尝试过的新东西,伪满洲国、抗日主旋律、男女主角的爱情……当我在电影院里,看到电影里前半段小东北扮耶稣而引发全场爆笑和掌声的时候,我知道这时候的观众还在期待那个疯狂的宁浩继续疯狂;但当后半段开始不停的牺牲、当小东北说出“有些事,比命还重要”的时候,观众的沉默,让我意识到,这道劫数,宁浩显然渡得有些艰难。

电影里,小东北,你爱她吗?“不爱”,结果她死了,你疯了,比死亲爹还痛苦。电影外,宁浩,你爱她吗?“不爱”,结果她死了,你疯了,在艺术里为她疯狂的复仇。观众看爽了吗?不尽皆知,有好有坏,有人觉得,宁浩,你太残暴了,有人觉得,宁浩,你太S13了,有人觉得,宁浩,你太猛了。甚至有人觉得,宁浩你太萌了。

这是一个看上去还算热闹的故事。伪满洲国的妖艳影后、伟光正的革命党、二流子革命党、小混混、满清遗老、二逼剧组、阴毒的日本军官……可以说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只不过,原来在剧本里还算有张力的故事,在电影里都没能体现出来。

真想问一句,宁浩,你曾为她落下了多少眼泪。

记得原来剧本里的第一幕,写的是黑屏,而后蹦出几个大字“文明观影,请勿喧哗”,接着是伪满洲国的政治宣传片,随后镜头才渐渐拉远,呈现出黄渤和孙淳交换情报的一幕。我很喜欢这个开头,一是好玩,它用电影院,把戏里戏外、80年前的伪满洲国和2012年联系到了一起;二是有隐喻,电影在伪满洲国时期沦为日本的宣传工具,在正式电影开始前总要来一段大东亚共荣圈的主题短片,如今的情形好像也差不多到哪里去。结果到了正式上映的版本,这一段不再是片头,范伟的那张脸第一个出来,知道范伟是什么人的观众立刻就开始笑。没错,喜剧效果的确更强,但电影院的这一幕却被大大的削弱了。而且,如今的宁浩,还需要这种猴急的向观众证明,我依然在拍喜剧吗?

《黄金大劫案》前半段是在编制喜剧,后半段是在谱写悲剧。但前半段的喜剧显得非常可悲,后半段的悲剧又显得非常喜感,这就是宁浩拍出来的东西,又一次疯狂了一把,即便说里面很多场景让人有感觉到很多模仿,但着实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似乎,是宁浩的东西,即便它有模仿,但总是让人感觉无法比拟。当然,影片制作上的瑕疵也比较多,比如劫黄金那场戏,锁住了黄金与运输的所有鬼子,跑出来的就两个?逻辑在哪儿?电影配乐极其欢快悦耳,影院的视听效果还是比较棒。

最遗憾的一点,在电影院里,原剧本里曾经安排了大段鸟山的独白,和《无耻混蛋》一样的作用,在开篇那个纳粹军官的磨磨唧唧里,凸显出这个人的阴险和毒辣;但是为了赶时间,反派几句话就开始冒狠,铺垫不够,效果欠佳。

影片高潮其实有两个,一个是最后的子弹飞,一个是子弹飞前面的全部阵亡。子弹飞这个高潮只是渲染场面,其实个人认为,全部阵亡的这个高潮设计的非常巧妙精心。尤其小东北的一段独白,几乎成为了这部电影思想的灵魂点,相信这也是宁浩在《无人区》被毙之后最深的思想领悟和最高的心灵慰藉吧。

这种情形还出现在后面很多场合。每场戏都很赶,好像导演只是想把故事赶紧在108分钟里讲完。但问题是,120分钟能说完的故事,为什么非得压缩在108分钟里呢?如今的宁浩拍一部120分钟的戏,难道都不可以吗?多了12分钟,每天多那一场的排片,真的有意义吗?

《黄金大劫案》烙上了宁浩的印章,其表达的内涵以及所有的剧情设计是很难被模仿的。这是宁浩用其惯用的喜剧魔术手法来表达伤感,这也是很多人没有适应的原因。看完《黄金大劫案》,宁浩对于自己,对于广大观众,他想说的就是,《无人区》可以抹过去了,就让她在电影里绽放,路还长,制度可耻的射杀好东西,但好东西是拍不完的,走着瞧。

因为赶时间,剧组里那些性格各异,造型各异的导演、制片、茶水、摄影、编剧的戏份遭到大幅删减;因为赶时间,千金大小姐被逼成婚所营造的冲突被削弱了;因为赶时间,小东北和千金大小姐的爱情显得突兀而缺乏说服力,散场时一个观众在旁边和他的朋友聊:原来给俩耳光就能让人爱上了啊……

如果说这些删减让角色们不在出彩,顶多不能做到锦上添花之感,或者说不能像《疯狂的石头》那样让人记住一个男八号黄渤的话,那么整部电影的重头戏---劫黄金,一样存在不少的问题。

类似于这种从电影标题就定下目标,要在电影里做一件大事的题材,通常少不了敌我双方的“你来我往”。《黄金大劫案》里,正方显然是影后芳蝶所带的剧组团队,再加上一个不停坏事的小东北;而反方则是鸟山幸之助和他的日本军队。一部讲述黄金如何被打劫的电影,在电影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黄金就已经被芳蝶拿到手了。这种出人意料的方法固然不错,但后半段却没能保持住前半段还算紧凑的叙事,开始往着使劲煽情和故意营造戏剧冲突的范儿上走。

黄金就这么被小东北堂而皇之的拿走,带着戳印的金条就这么被小东北拿去交房租——且不论那一根金条能交多少年的房租,平常人抢了银行还知道把连号的钞票分开用,小东北难道就不知道要先找个黑市的金铺把黄金给融了吗?

一个广播就能引得整个剧组毫无遮掩,毫无准备的冲向埋伏圈里,常理难道不应该时偷偷摸到存黄金的地方,一探虚实再进去吗?

没有任何明确的战术,仅靠化妆就突破了戒备森严的公使签约现场,如果说这是侥幸,那么接下来就是愚蠢了——芳蝶说了句大家小心,就开始拔枪乱射,没有任何章法。结果当然是不出意料的,整个剧组全灭。如果救国会的智商这么低,那也难怪东北被日本人占了这么久。

这应该是一部正剧,至少是气场很正的情况下,穿插着充满智慧的幽默的正剧。但是,如此一来,这部本应的正剧,却变成了最让我感到痛心的——山寨剧。用1983年才有的字体去写1930年伪满洲国的广告招牌,这没有什么,也许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那干净的街道,稀少的人群,还有翻来覆去不停出现的同一条街,所有大事都在教堂、行长家中、银行大厅里解决——堂堂伪满洲国,难道只有这几个地方可以拍戏吗?并不是说翻来覆去用一个场景不可以,但是谁能告诉我,茜茜救了小东北(她怎么认识五哥的,这事也挺莫名其妙),居然安顿他的地方,还是教堂!茜茜怎么就知道教堂是小东北的根据地,可以令他藏身,谁告诉他的呢?

处事周密的日本人,为什么会让五哥执行枪决呢?原剧本里,陶虹在行长家并未死,而后和孙淳一起,在刑场上被枪决——对了,原剧本里,陶虹和孙淳的感情戏,也被删得一干二净。而在刑场上小东北看见万人坑里,那两个他一开始骗过的小戏子的尸体,这段仿效《辛德勒的名单》的戏份,也没有了,只剩下在昏迷里小东北的闪回里,一个根本不会被人察觉到的镜头。

左删右删,支离破碎的情节,不足以令人信服的人物,再加上场景的缩减和整部电影毫无节奏感的叙事,让《黄金大劫案》最终成为了宁浩自己的劫数。这不是一部让人满意的作品,但我至少没有失掉对宁浩的信心。也许这是一次在他尝试新东西的过程里的阵痛,也许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阵痛。但我希望下一次再在电影院里看见宁浩的电影,会让我在2009年的1月22日那样,和几百人一起在电影院里,从头到尾的大笑、鼓掌,以及内心泛起那种激动和满足感——华语电影,很难让观众有这样的感觉;更让我起2006年的暑假,看到《疯狂的石头》的那种震惊与不可思议——这感觉,我一直记得。希望有一天,宁浩,或者是其他别的导演,能再带给我,带给观众,这种对电影的娱乐,与愉悦。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2019娱乐官网-下载威尼斯app注册-威尼斯彩票官网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黄金陵高校劫案,用艺术当子弹来祭拜